1  
   
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知青知音 > 上海知青
知音直达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 
   
 
 
 

 

  上海知青:G.S.G  上传: 2009-2-7  
     
     
   

  佛说:静坐常思己过,闲谈莫论人非。

春节时我又翻阅了一下“知青”小说,与其说翻阅不如说是回味和回味后的感叹与感伤。

  我收集了许许多多的关于“知青”方面的书籍。其中有大家熟悉的作家如:叶辛、梁晓声、张抗抗、邓贤、晓剑与郭晓东等著的知青小说,还有一些如:牛伯成、丁小强、竹林、刘小萌、韩少功、宫柯和阎连科等书写的文章,其中以丁小强的《梦断滇西》最为酸楚;晓剑的《中国知青忏悔录》更为沉重;邓贤的《中国知青终结》最为悲壮;竹林的《呜咽的澜沧江》使我为之感到战粟;而梁晓声的《我看知青》使我感到坦然。
我无法不常常沉浸在他们的书写气氛中,难以自拔。每当这样的时候,我就会静下来,轻轻的叹息。回想起一段段文字化作的画面,这些交替出现的回忆和思绪有时并不那么的连贯,但惟其如此,才更为符合我此刻的心境。

  那些关于一代人的过去和现在,关于特定时代生活的感知、感叹和感伤啊!那是一种怎样的情形和一片怎样的风景,有时又像浪潮一样涌起,常常使我无法喘息。

  这是一些真实的记录。每一次的翻阅都会令我迷惑而又感叹不已。正如一位作者曾说过的那样:无论你曾有过怎样的经验和情感,走过那么多的山川和大地,看过那么多的人和动植物,你与它们的对话原来一直未曾中止,它们只在潜隐处连缀不息,行进着,滋养着,不断的挑逗着我们的情怀。今夜,又在挑逗着我。

  无论是白天或黑夜,我只要安静下来就不免走进一种思绪之中。

  40年来我们奋斗过;30年来我们苦恼过;10余年里我们迷茫过;剩下的余年呢?

  40年我们对得起国家;30年我们对得起家庭;10余年内我们对得起儿女;还有的许多年我们要对得起自己。

  我们总不能生活在回忆与迷茫中,要走出自我,走进生活,才能对得起我们的40年、30年、10年和将来的余年,才会感悟我们的人生。

  在梁晓声的《话题》一书中的“我看知青”用义、怨、悲、傲来概括知青。

  义——是知青返城之初普遍恪守的做人原则;

  怨——只是返城初期曾幻想青春的补偿;

  悲——却还多多少少的由总体的悲转变成了个人的悲了。

  傲——此傲只有精神的味素而已。

  我认为今天‘我看知青’要更换四个字,用强、义、稳、忍来对待生活。

  强——处理事情的能力较强;

  义——我们仍然会象当年那样有情有义;

  稳——待人接物更加稳沉;

  忍——生活中有更加的忍耐力。

  想当年,社会上一些所谓的‘有识之士’

  曾说知青是“狼孩儿”的,显然说错了;

  曾说知青是“了不起的一代”的,显然过奖了;

  断言知青是“跨掉的一代”的,太欠公道;

  也许只是“被耽误了的一代”,才是客观的评说。

  知青是什么?是时代的弃儿?是只有痛苦而没有财富的遗腹子。不是吗?在我们到农村去的时候,你当时的感觉是什么?仿佛是海边一棵无依无靠的芦苇;是黑夜中一只流离失所的孤雁;孤独、惆怅、根本看不见何处是前途、光明。今天当回头再看走过的一段迷茫的路之后,青春的花瓣已凋落在荒草和泥沼中,当然不免悲凉。毕竟我们都是从这段路上走过来的,尽管经过的障碍和曲折不同,经过的方式的挣扎和搏斗不同,经过几十年苦恼的寻觅,得到了自己现在的状况。我想,这痛苦代价换来的所谓状态,大概不仅仅是眼角的皱纹与两鬓的白发吧。

  也许有些所谓的‘幸运儿’不会这样认为。

  回忆往事是需要勇气的,也需要更多的韧劲,叹息与埋怨已经没有意义了,回忆或者说将成为追忆,因为人生中总有一些美好的追忆吧。

  如果说我们还算是有一些财富,那也是国家的大幸,因为我们学会了忍耐,坚定了责任,对历史、祖国、人生、家庭都尽到了责任,由于有了这个责任,国家这座大厦才更加牢固。尽管我们无可奈何的做这些垫基石。

  人对自己的青春总是眷念的,尽管那是一段凄苦的、甚至是惨烈的,但毕竟是已经无奈的谱写了,忘了痛苦和沮丧,拾起自尊和激情吧,让我们一起举起心中的酒杯,认真的生活,并与往事干杯!

  因为佛说:境来不拒,境去不留,一切随缘,能得自在,放下即得解脱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G.S.G  2009-2-7

 

 

[返回]

 

 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 

 

  

 
     
       
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建议使用1024*768分辨率 IE6.0以上版本浏览器                
     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  电子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